• <tr id='66v1G'><strong id='66v1G'></strong><small id='66v1G'></small><button id='66v1G'></button><li id='66v1G'><noscript id='66v1G'><big id='66v1G'></big><dt id='66v1G'></dt></noscript></li></tr><ol id='66v1G'><option id='66v1G'><table id='66v1G'><blockquote id='66v1G'><tbody id='66v1G'></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66v1G'></u><kbd id='66v1G'><kbd id='66v1G'></kbd></kbd>

    <code id='66v1G'><strong id='66v1G'></strong></code>

    <fieldset id='66v1G'></fieldset>
          <span id='66v1G'></span>

              <ins id='66v1G'></ins>
              <acronym id='66v1G'><em id='66v1G'></em><td id='66v1G'><div id='66v1G'></div></td></acronym><address id='66v1G'><big id='66v1G'><big id='66v1G'></big><legend id='66v1G'></legend></big></address>

              <i id='66v1G'><div id='66v1G'><ins id='66v1G'></ins></div></i>
              <i id='66v1G'></i>
            1. <dl id='66v1G'></dl>
              1. <blockquote id='66v1G'><q id='66v1G'><noscript id='66v1G'></noscript><dt id='66v1G'></dt></q></blockquote><noframes id='66v1G'><i id='66v1G'></i>
                首页 股票 财经 基金 市场 新股 理财 个股 商业 新股要闻 新股策略 新股评论 新股公告 新股行情 新股申购 新股日历 新股上会 首发申报 新股研报
                美国“极限施压”:这家欧洲企业为何与华为谈合作
                1970-01-01  栏目:新股上会  
                1
                听新闻

                新京报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确定取消

                美国“极限施压”:这家欧洲企业为何与华为谈合作

                徐立凡(专栏作家)

                ▲被美封杀后首秀。 荣耀拍照手机,搭载华为最新旗舰处理器。 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谷歌、高通等公司刚刚迫于禁令暂停与华为合作的部分业务,又传出美国酝酿将海康威视和浙江大华列入“黑名单”的消息。

                美国“极限施压”的大棒挥舞得呼呼作响,但不是所有的科技公司都被吓住了。

                媒体报道,葡萄牙的第三方安卓应用供应商APTOIDE站出来说:我们正在与华为谈合作。

                APTOIDE在全球拥有超过2亿的活跃用户,平台应用程序超过100万款,累计下载量超过60亿次。公司创始人特雷森多斯认为,谷歌中止与华为合作,提供了“一个有趣的机会”。

                可以肯定,APTOIDE不会是唯一一家这么想的公司。原因很简单:在手机服务业务上,谷歌能够提供的服务几乎都有对标公司,既然腾出了位置,自然有其他竞争者来占。

                而在5G业务上,与华为保持良好关系也有助于拓展商机。

                一、跟风美企给自己培养了许多竞争者

                应该承认,在科技开发上,美国高科技企业依然保持着巨大的领先优势。但不管是主动或被迫让出中止与华为的合作,都会引来无数竞争者。

                就拿谷歌手机业务来说,安卓平台最大的特点就是开源,谷歌凭借源代码的有条件开放才获得了市场优势。

                除非真的要当“极限施压”的马前卒,不怕牺牲,否则不可能改开源为IOS系统式的闭源。现在,面对无数的市场觊觎者,谷歌大概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此外,美企自己开发的软件服务虽然质量很高,但不缺乏追赶者。

                还是以谷歌为例,普通用户常使用的搜索、邮件、地图、游戏、翻译、视频等服务,在中国就有不少对标公司。

                ▲图/新京报网。

                如果扩至欧洲等其他地区,竞争者更多。谷歌中止相关服务后,即使用户体验一时不适应,但也到不了不可替代的程度。长此以往,美企原来的用户会逐渐流失。

                不光是竞争者在摩拳擦掌等着占领空白市场,华为现在也是A计划、B计划同时启动。一方面是与其他科技公司、APTOIDE这样的第三方应用供应商谈合作,另一方面自己也在研发操作系统。

                有消息披露,这个系统的首要目标是能够兼容安卓平台,以后还将实现手机、电脑、汽车操作系统的大一统。最快今年秋天、最晚明年春天就会商用。

                可以说,现在的形势是,跟风谷歌的美国企业在给自己培养许多竞争者。

                二、别忘了过去反寡头联盟的教训

                APTOIDE之所以在这时候主动与华为谈合作,除了看准了新商业机会,还有另一个原因:与谷歌有“旧仇”。

                2014年,APTOIDE曾以不正当竞争为由,把谷歌告到欧盟,认为谷歌有屏蔽竞争者的应用程序之嫌。那年7月,欧盟创纪录地重罚了谷歌43.4亿欧元。

                所以有媒体评论说,APTOIDE此举是不是意味着“反谷歌联盟”又在集结?

                实际上,美国巨头们不乏合纵联横、相互恶斗的经历。

                微软就曾因常常使用捆绑销售等商业策略排挤竞争者,惹怒了斯坦福系的硅谷企业,成立了“反微软联盟”。

                原因是过去硅谷出了什么新软件,微软都会有样学样,然后在自己的视窗系统捆绑,让发明者失去市场。

                据说微软视窗系统的创意,就来自1980年乔布斯在一次会议上让比尔·盖茨看了自己的设计。

                微软为此好几年咬牙低价赔本销售DOS系统,一直熬到把视窗系统做出来,结果乔布斯在PC市场失去了机会。

                谷歌刚诞生时,就是反微软联盟的成员,招人的时候专门跑到微软附近打出高薪水招牌,挖了微软不少工程师。

                谷歌做大做强后,因为不正当竞争也惹怒了其他竞争者,迫使这些企业联合起来又成立了“反谷歌联盟”。欧盟、英国、法国都曾以不正当竞争为名重罚过谷歌。

                去年脸书公司又爆发了用户数据泄露的丑闻。多达5000万到8000万脸书用户的个人信息被一家名为“剑桥分析”的神秘公司获得,结果被英国媒体曝光。

                ▲图/新京报网。

                给英国媒体爆料的“深喉”,是协助创立剑桥分析公司的一名商业人士,他透露,“剑桥分析”内部作业的主要目标,就是分析脸书用户的政治倾向,在脸书平台发布政治广告,影响美国政治行情。

                顺便说一句,虽然特朗普政府否认与“剑桥分析”有关联,但特朗普的前首席战略顾问班农曾担任“剑桥分析”董事。

                此事让脸书灰头土脸,至今没有完全缓过劲儿来。

                三、美国科技企业应对禁令说“不”

                事实上,美国科技企业不可能不知道充当卒子的风险。美国商务部颁发“华为禁令”后,纳斯达克、费城半导体指数都曾出现过狂跌。

                面对商业利益受损,美国科技企业至今没有提出行政复议、司法诉讼之类的救济措施。

                一种说法是没办法与商务部的行政命令对抗,另一种说法是相关企业觉得正好可以压制华为这样的有力竞争者。

                更奇特的说法是,借着当工具之机,能够获得打开中国市场的筹码。但不管哪种说法,美企都在让商机流失。

                事实上美国科技企业很有与美国政府打官司的经验。2010年,因为美国政府没有使用谷歌的应用服务,而使用微软方案,谷歌曾与奥尼克斯网络起诉美国政府,最终获胜。

                2013年,曾是对手的谷歌与微软联手,起诉美国司法部过度索取用户个人信息,导致谷歌和微软海外市场利益受损。

                当时,印度政府一度禁止全国官员使用美国的电子邮件服务,如谷歌的Gmail。

                2016年微软再次起诉美国司法部,认为司法部频繁利用搜查令索取用户数据,违反了美国宪法。最终判决是,不储存在美国的用户数据,微软不必向政府提供。

                就目前而言,因为对华为禁令有90天的缓冲期,所以对美国公司影响确实不大,但长远看,负面影响势必显现。特别是影响还会波及比手机业务规模大得多的5G市场。

                在5G领域,英、德等欧洲国家都采取了较为中立的态度,和英国一样是“五眼联盟”成员的新西兰也强调要独立决策。美国联合他国另起炉灶,并非易事。

                人们常说,华尔街和硅谷是美国最坚定的全球主义者。因为他们的资本和产品只有全球配置,才能保持高成长。

                现在的情况是,政治操弄不仅已造成美国科技企业丢失市场的危险,还带来了无法雇佣全球人才的危险。

                华为的新布局和APTOIDE的出现已经表明,坐等竞争者退出是不可能的。对于美国相关企业来说,迟早会认识到,维护自己利益的最好方式,是向有碍自身形象、市场份额的禁令大声说“不”。

                编辑 王言虎 校对 王心


                即时新闻

                责编:新浪财经
                版权声明
                      本文章来源于网络采集,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24小时内删除文章,本站不负责法律问题,谢谢!!
                版权所有(C) 1999-2018 理财内参股票门户 删文章联系:banquan8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