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JqbzS'><strong id='JqbzS'></strong><small id='JqbzS'></small><button id='JqbzS'></button><li id='JqbzS'><noscript id='JqbzS'><big id='JqbzS'></big><dt id='JqbzS'></dt></noscript></li></tr><ol id='JqbzS'><option id='JqbzS'><table id='JqbzS'><blockquote id='JqbzS'><tbody id='JqbzS'></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JqbzS'></u><kbd id='JqbzS'><kbd id='JqbzS'></kbd></kbd>

    <code id='JqbzS'><strong id='JqbzS'></strong></code>

    <fieldset id='JqbzS'></fieldset>
          <span id='JqbzS'></span>

              <ins id='JqbzS'></ins>
              <acronym id='JqbzS'><em id='JqbzS'></em><td id='JqbzS'><div id='JqbzS'></div></td></acronym><address id='JqbzS'><big id='JqbzS'><big id='JqbzS'></big><legend id='JqbzS'></legend></big></address>

              <i id='JqbzS'><div id='JqbzS'><ins id='JqbzS'></ins></div></i>
              <i id='JqbzS'></i>
            1. <dl id='JqbzS'></dl>
              1. <blockquote id='JqbzS'><q id='JqbzS'><noscript id='JqbzS'></noscript><dt id='JqbzS'></dt></q></blockquote><noframes id='JqbzS'><i id='JqbzS'></i>

                理财内参股票门户

                搜索

                航空公司集体索赔 波音737MAX停飞影响波及全球

                2019-09-09 12:00:52| 作者:新浪财经 | 来源:sina.cn | 栏目:理财案例|

                摘要: 【深度】航空公司集体索赔,波音737MAX停飞影响波及全球波音、航空公司和供应商都在等待禁令解除的时刻。记者|陈晓双737MAX机型全球停飞两个多月后,波音非但没有迎来复飞,反而陷入了更大的麻烦。截止5月23日,中国三大航和厦门航空、山东航空都已经就737MAX飞机长时间停飞以及订单无法按时交付所造成的损失,向波音公司出索赔。目前,东航和上航旗下共有14架737MAX,国航拥有15架、南航24架、 ...

                【深度】航空公司集体索赔,波音737MAX停飞影响波及全球

                波音、航空公司和供应商都在等待禁令解除的时刻。

                记者|陈晓双

                737MAX机型全球停飞两个多月后,波音非但没有迎来复飞,反而陷入了更大的麻烦。

                截止5月23日,中国三大航和厦门航空、山东航空都已经就737MAX飞机长时间停飞以及订单无法按时交付所造成的损失,向波音公司出索赔。目前,东航和上航旗下共有14架737MAX,国航拥有15架、南航24架、厦航10架。

                另外,挪威航空和土耳其航空也分别向波音提出了索赔要求。

                而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则表示,将与多国航空监管机构共同协商,最终确定波音的复飞时间。在漫长的等待中,不仅是波音,监管机构、航空公司、供应商都被拖进了困境。

                旺季来临,停飞影响凸显

                今年3月,中国民航局率先宣布对波音737Max停飞。时值民航淡季,一位国航内部人士对界面新闻介绍,737MAX停飞后,运力确实比较紧张,但通过其他机型提高日利用率弥补了一定的航班数量,整体算下来基本损失五、六架单通道客机的运力。

                737 MAX客舱布局在162到210座位,一家航空公司如果有10架737 MAX,按照每架飞机每天执飞4个航段,平均上座率70%,那么停飞一天会给航空公司带来5千个座位左右的运力损失。

                在停飞2个月后,737MAX复飞仍遥遥无期,对航空公司运力的影响在加大。今年5月初,上海航空将旗下11架737MAX飞机从上海机场陆续调机飞往太原和兰州封存。南方航空也在4月底将旗下34架737MAX(含厦门航空10架)全部停场封存。

                6月开始是民航运输的旺季,兴业证券此前分析称,737MAX机型占未来两年市场运力比重较大,如果6月以后问题仍未得到解决,那么运力增量会明显受到制约。

                国航知情人士称,“现在还没到最旺季,机队就已经接近饱和状态。飞机利用率,受机组资源的限制很难再提升,未来旺季,就只能削减一些上座率低的航班了。”

                为了应对旺季客流高峰,航空公司还有增加运力弥补737MAX停运带来的缺口。有消息称,厦门航空已决定在6月重启两架波音757执飞。

                全球其他737MAX的航空公司客户,同样面临旺季到来运力不足的问题。

                此外,作为波音最畅销的单通道客机,737MAX的性能优势也因机型替换中对航空公司运营成本来带一定影响。一位737飞机资深机长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有些极限航程的航线,用737MAX飞刚好。现在要么用737NG减载飞,或者用787、A330等宽体客机飞,但拉不满。”此外,737MAX相对也是油耗、运行成本更低,相比上一代737飞机可节省16%燃油。

                波音:和时间赛跑

                3月10日,埃塞俄比亚航空波音737MAX客机坠毁。叠加去年印尼同一机型发生的空难,波音737MAX飞行安全问题引发航空业震荡。

                事故发生三天后,737MAX全球停飞。停飞每延长一天,波音的订单生产、股价、公司声誉、全球供应商、全球客户都在遭受损失。波音需要与时间赛跑,彻底解决问题。

                3月27日,波音举行说明会, 针对737 MAX飞机进行软件修复,并对驾驶舱警报和飞行员培训作出调整,称这些改进将提高飞机的安全性。

                5月16日,波音宣布,已完成737MAX系统软件的修复程序,以及相关模拟器测试和工程测试飞行。

                截至目前,波音已在207次飞行中使用了升级后的飞机自动防失速的机动特性增强系统(MCAS),飞行时长超过360小时。声明还称,波音公司现正与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沟通,未来将与FAA合作安排737MAX型飞机的认证测试飞行,并提交最终认证文件。

                不过外界对复飞时间表并不乐观,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目前全球禁飞的波音737MAX机型,复飞不太可能早于八月中下旬。

                不停产也是一场下注。虽然事故发生后,各国航空监管机构陆续停飞了737MAX,但波音该机型的生产工作仍在继续。4月5日,波音表示将737MAX飞机的生产速率削减19%,由现在的每月52架调低至每月42架。

                作为历史上最畅销的窄体客机,对波音而言,737MAX也是一头不折不扣的现金牛。此前波音预计2019年交付约590架,将带来270亿至300亿美元的收入,可能占到2019年737项目的交付量的90%。如果禁令解除,737MAX将迎来交付潮,或可缓解波音的现金流压力。

                波音财报显示,受737交付量下降影响,波音2019年一季度营收为11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减少11亿美元。

                埃航事故发生后的两个多月后,“持续生产零交付”的情况下,波音工厂已经没有空地存放新生产的737MAX了。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波音公司在西雅图地区的四个站点停放了约100架737MAX。目前,波音开始在得克萨斯州的一个大型维修基地存放该机型飞机,等待监管机构取消全球停飞禁令。

                停飞禁令持续越久,波音将要面临的损失和面临赔偿的数额就越大。

                2013年1月,波音787客机10天内连发生七起事故,包括降落后辅助动力系统电瓶组件故障、客舱内冒出烟雾、检修时发生漏油等,更有日本两架波音787先后发生电池起火事故。随后,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发布紧急公告,要求停飞所有波音787执飞的航班。

                4个月后波音787恢复商业运行,日航称其在停飞阶段机票等收入减少65亿日元,维护保养费等开支也增加了26亿日元;波兰航空则表示停飞给波兰航空公司造成了3000万美元的损失。

                航空业出现如此严重的坠机事故还要追溯到1970年代。彼时麦道公司生产的DC-10发生几起重大空难事件,导致千余人死亡。

                其中,部分空难原因是因为货舱舱门设计缺陷。1974年3月,上市不到两年的DC-10飞机发生严重空难,土耳其航空981号班机由法国巴黎飞往英国伦敦途中因机尾货舱门设计缺陷,以致在爬升途中突然打开,导致爆炸性失压。将所有液压管道扯断导致无法操控,飞机坠毁,机上346人全部死亡。

                最后,麦道公司为981号航班事故支付了共计8000多万美元的赔偿金。该机型也于1988年正式停产。

                随后麦道公司逐渐在与波音和空客的竞争中败下阵来,其占世界民用客机市场的份额已从原有的22%下降到兼并前的不足10%。最终在1997年被老对手波音公司收购。

                蝴蝶效应蔓延航空业

                737MAX停飞的蝴蝶效应正在航空业蔓延。

                航空公司首当其冲。目前美国航空将对该机型停飞的时间延长至8月19日。美国航空预计,737MAX的停飞将给其2019年的营业额造成3.5亿美元的损失,取消航班近1.5万架次,被迫为近7万名乘客重新安排航班。美国航空总裁Robert Isom表示,停飞不仅影响到乘客,这也意味着很多机组成员都要调整排班,负责预定、客户关系和人力资源的团队需要不停加班以应对停飞给客户和团队带来的改变。

                一位美国航空公司的高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8月后737Max仍然复飞无望,可能会使该公司在第三季度营收受到约1.8亿美元的影响。

                作为737MAX的最大运营商,美国西南航空表示,已取消了8月5日前使用737MAX的航班。停飞以及其他意外事件令该公司在一季度损失了2亿美元。2019年一季度出现了继911事件之后最大规模的航班取消。不过通过调整运力,西南航空仍保障了97.5%的旅客在计划预定日期抵达目的地。

                截至目前,西南航空机队中共有34架737MAX,此外计划将于今年接收41架737MAX飞机。CEOGary Kelly表示,预计到2026年,公司机队中将有250架737MAX飞机。

                对乘客来说,停飞影响可能导致机票涨价。印度一家在线预订公司已作出预测,在印度年假期间其国内机票价格可能会上涨20%。招商证券也分析称,737MAX停飞会造成中短期内航空运力收紧。航空传统旺季到来后,各航空公司票价将会有一定程度的上浮。

                对于737MAX上下游供应链企业而言,禁令持续也不是好消息。国际评级机构惠誉(Fitch ratings)曾将737MAX称为“波音的一个关键项目”。惠誉警告,如果埃塞俄比亚和印尼空难的影响进一步恶化,波音及其供应商的信用评级可能受到影响。

                航空系统公司Spirit是波音737MAX最大供应商之一,Spirit建造从机身、机翼结构、推进系统到飞行操纵面的全部结构件。其为737MAX机身提供了69%的部件,包括机身、推力逆转器、发动机挂架、机舱和机翼前缘。

                目前该公司已经取消了2019年的财务指导,称由于737MAX何时恢复全面生产存在不确定性,之前的指导不再有效。不过Spirit已经与波音达成协议,在737MAX的生产线继续维持每月52架次的生产速率。

                此外,737MAX发动机则由美法合资企业CFM公司生产。根据以往订单价格,Leap1B发动机的价格在1200万美元左右,目前波音尚未交付的737MAX飞机订单量超过4600架。照此计算,737MAX涉及到的发动机业务价值超千亿美元。CFM方面也表示不会减慢737MAX发动机Leap-1B的生产速率,将继续弥补早期的生产延迟。但如果停飞继续下去,预计下个季度将给公司带来2亿欧元现金流的影响。

                波音是联合技术公司的大客户,去年占联合技术柯林斯航空销售的31%,覆盖商业和军事领域。Wolfe分析师Nigel Coe在一份报告中写道:“我们估计联合技术公司的737MAX项目每套在400万美元以上。如果产量削减持续3-6个月,那么将给联合技术公司带来1.5亿至2.5亿美元的销售影响。”

                与此同时,供应商也在等待坠机事故的答案。狮航事故初步调查结果显示,事故可能与MCAS(机动特性增强)系统缺陷有关,飞机迎角传感器故障导致MCAS系统误判。彭博社援引Airframers.net消息称,问题中的传感器是由联合技术公司(United Technologies)生产的,而数据则被输入进了由霍尼韦尔(Honeywell)生产的电脑里。

                波音与中国商飞共同在舟山建立的737完成与交付中心,目前还在等待民航局认证,才能投入正式运转。此前,波音中国总裁庄博润曾表示,舟山工厂实现完全产能时,年交付量约为100架。而目前波音737MAX的复飞延期,也给舟山交付中心的进程带来不确定性。

                波音、航空公司和供应商都在等待禁令解除的时刻。


                即时新闻

                欢迎关注理财内参股票门户

                全城最新资讯,尽在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