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obd0s'><strong id='obd0s'></strong><small id='obd0s'></small><button id='obd0s'></button><li id='obd0s'><noscript id='obd0s'><big id='obd0s'></big><dt id='obd0s'></dt></noscript></li></tr><ol id='obd0s'><option id='obd0s'><table id='obd0s'><blockquote id='obd0s'><tbody id='obd0s'></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obd0s'></u><kbd id='obd0s'><kbd id='obd0s'></kbd></kbd>

    <code id='obd0s'><strong id='obd0s'></strong></code>

    <fieldset id='obd0s'></fieldset>
          <span id='obd0s'></span>

              <ins id='obd0s'></ins>
              <acronym id='obd0s'><em id='obd0s'></em><td id='obd0s'><div id='obd0s'></div></td></acronym><address id='obd0s'><big id='obd0s'><big id='obd0s'></big><legend id='obd0s'></legend></big></address>

              <i id='obd0s'><div id='obd0s'><ins id='obd0s'></ins></div></i>
              <i id='obd0s'></i>
            1. <dl id='obd0s'></dl>
              1. <blockquote id='obd0s'><q id='obd0s'><noscript id='obd0s'></noscript><dt id='obd0s'></dt></q></blockquote><noframes id='obd0s'><i id='obd0s'></i>
                2019-10-09 22:03:02 作者:新浪财经 来源:sina.cn 栏目:上市公司

                商务部:6种水果平均批发价比前一周下降1%

                作者:新浪财经 来源:sina.cn 栏目:上市公司

                “流浪大师”沈巍能改变命运吗?

                陶苇

                沈巍的走红猝不及防,在新闻媒体铺天盖地介入之前,有关他的小视频已经广为流传,身边人转发视频给我的时候,这个流浪汉谈起书来,那股认真劲儿令我肃然起敬,我说,这人挺有意思的。

                当时没人知道他的名字,也不需要问,直到正规媒体介入报道,我才得以稍微了解他的经历,知道他是上海二十世纪80年代的大学生和公务员,据其自述是因为自己爱捡垃圾失了业,现在每个月拿2000元的病退工资。然后争议来了,有好事儿的网络媒体把这个公务员的身份写进标题,网民开始讨论他该不该拿这每个月的2000元——哪怕看起来像是一笔救济金——而认真的人们说,救济金应该由民政部门来发,而不是其所在的单位。

                这些讨论再正常不过,都是一个正常的社会一定会发生也理当要容纳的。我从情感上喜欢这个人,是因为这个人不装,没有这个社会的人在镜头面前的那种做作,夸饰和虚伪。他所倡导且身体力行的垃圾分类,对社会有益无害。我认为他不仅是一个无害的人,还是一个有用的人——尽管他的生活观念偏于无用,他对社会仍是有用的。但是立刻就有长者告诉我,不论他有用没用,有害无害,按照既定规则他就该拿这2000元。确实如此!

                有关部门当然不会傻到去剥夺他的这点最低生活保障,所以这笔待遇不是本文要关注的重点,在我看来,沈巍走红的最大价值在于让人们看到了另一种生活方式,尽管这个选择显得有些极端。他的成名是因为人们的猎奇和围观,在这过程中,经由各种各样的媒介,他和他的观众互动得不错,当他引起过度的围观的时候他也感到了一丝惊慌,责怪他们不要这样。这样的流浪汉沈巍颇有一点明星范儿。当他对来客说,你如果真想跟我讨论问题,一个月以后再来,这又透出一点儿读书人的憨。

                有些人对于沈巍的走红持警惕态度,其实大可不必,在光鲜的国际化大都市,无论上海还是纽约,流浪汉都是真实世界的客观存在,无论是出于被动还是主动的选择,流浪都是一种临时的生存状态,作为物质上的弱者,这个群体需要更多的关爱和包容。然而我马上觉得我可能错了。当我们觉得沈巍是弱势群体的时候,我们自以为是地并没有跟他站在一个水平面上。沈巍的走红提醒了很多都市中人,不仅在地理空间存在一个更价值多元的三四五六线城市,哪怕在都市的中央,仍然还有贫困的流浪的人们,这个群体当然也需要代言人。

                沈巍被称为“流浪大师”以后越来越红,的确引来了一大波来蹭流量的人,但只要这些行为没有引起沈巍本人的反感,似乎也无可厚非。谁蹭谁的流量还不一定呢,当初沈巍还在街边无人识的时候,不也是那些掌握流量的人们把他推上网的吗?吸引流量蹭流量是这个时代的生活方式,重要的是要讲基本的人我界线,尊重他人和自己的性命和感受,过去发生过不少为了引爆流量,不惜冒生命危险的行为,那是很不值得的。流量一时爽,人生的道路却很长。

                沈巍走红让很多人又得到了一个“借酒浇愁”的机会,他们说,你看,这是一个多么不正常的社会,这么多网民和媒体都在关注一个流浪汉,咋就没人关注关注国家大事?几乎每一次热点事件都会有人发出这样故作清醒的感叹。我的看法恰恰相反,沈巍的成名之势不可阻挡,正说明了这个社会开始慢慢变得正常。谁说国家大事没人关注了,只不过是你自己没关注罢了。网络这么发达,网民这么多,人们为什么不能只关注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同一个网民,早上关注沈巍下午关注房价、个税和股市行不行?

                从人才发展的角度看,沈巍的道路选择是有自暴自弃的成分的,他骨子里似乎仍残存着一丝怀才不遇的怨怼。作为二十世纪80年代的大学生,他原本属于精英阶层,他的知识学养也许不算饱学之士,但至少体面,在那个年代就进入体制,假如没有被劝退,熬到今天起码也应该有一官半职了。其命运的第一个转折是大学志愿被父亲所委屈,读了不喜欢的专业,在当时的确看起来像是改不了行了,但是谁想到,随之而来的1990年代就出现了一波下海创业潮。条条道路通罗马,可惜的是,这样的常识人人都会说,很多人并不真的相信,因而错失了改变命运的机会。如果说被单位劝退算是第二个转折点,那么现在他的命运来到了第三个转折点,如果他愿意改变,借着这波网红的气势,他的脱贫机会甚至致富的机会已经唾手可得。他能抓住这次机会吗?他想吗?

                流浪大师只是一个标签,一种恭维,在没有大师的年代围观大师,本身就是一种荒谬。互联网带来的信息透明,让大师无法藏拙。大师不过是无互联网的年代的营销案例。哪怕就是沈巍所想效仿其行状的斯宾诺莎或者第欧根尼,天知道他们的真实生活是怎么样的?历史是别人写的,而素材可以自己制造,正如镜头和记者笔下的沈巍不一定就是真实的沈巍。沈大师的角色,与其说是在践行一种所谓的哲学,倒不如说它是另一种形式的“知识付费”,只不过听众们都没真的付出金钱,所付出的仅仅只是注意力。我这么说并不是要鄙夷知识付费,相反我是在赞美它。知识付费的主持人拿腔捏调地替你读书,沈巍以流浪汉之身说着古人沉淀下来的嘉言录,这些东西都是有价值的。今天的人们已经习惯了刷手机而不是刷书本,他们替懒人把书本上的知识刷到手机里来,善莫大焉。

                作者为媒体人士


                即时新闻

                 回到PC版